关灯
开启左侧

[原创文学] 邵东邵阳传统花鼓戏《窦娥冤》全剧剧本(中)

[复制链接]
12057 0
迪玄 发表于 2019-1-26 12:32:21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乡友,让您轻松玩转天下彩txc.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人注册

x
窦娥冤()(邵东邵花鼓戏传统剧目)
周志军录入
[第三折]

⊙赛卢医:〈上〉(唱)
【南神调或药川调】赛户医我吹太医出身,
却不知医死了多少冤
也从来没惹到麻烦上身,
大不了只关了几天铺门。
蔡婆婆这件胆战心惊,
【坨子板】
想起了蔡婆婆,这件事,我胆颤心惊。
去年子我借了,她十两纹银,待到今年,带利连本,要二十两的银子,才扯得清。
她屡屡来讨,真的烦死人。
我本来就想烂,若她命见阎王,这账才得成。
约他庄上取银,走到半路,我就发起了歹心。
索子套她颈箍,叫她一命归阴。
也是我运气不行,也是她不该绝命。
怡巧就在这时,两只短命鬼现身。
他俩大吼一声,青天白日,敢行凶,勒死平民。
【转正板】
吓得我放开脚步飞奔。
虽然我这夜睏得安稳,
终觉得失魂魄胆战心惊。
要知道人命关天关地,
岂能看做是壁上灰尘。
从今后我改行灭罪修因,
【转坨子板】
从今我要改行,灭罪修因。
将我以前,医死的命。
一个个都要,与他一卷,超度的经文。
这且放下不表,只有那蔡婆婆,没有死去,此事得脱窠。
要是她带上官府,还有那两个,救她的男人。
一举找上了,我的店门,三对六面,那又何得了啰,我赛卢医的人生,就毁了他娘的,一个干干净
不想便罢,一旦想,三魂七魂,不得安宁。
自古常言,那个道得好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远走高飞,别处安身。
喜得我是孤身,又无家小连累。
【转正板】
不若是收行李快快脱身。
悄悄地到别处另做营生,
岂不是个干干净净?
(白)只是这药铺带不走,可惜了,唉,为了身家命,这些算不了什么。
(收拾行礼,虚)

⊙张驴儿:(上)(唱)
【二流或南数二】张驴儿就是自家名,
父子日救了蔡婆婆命,
她答应招我父子结成
窦娥她却死活不肯。
(唉,)
蔡婆她大概是过度受惊,
如今害了个蛮重的病。
我要去买服毒药给她吃,
毒死那老的小的才依
(做行科)(呃。)
城里人耳目宽广,
被人看到事难成。
南门口外有药铺,
地处偏僻少行人。
(做行科)
(白)呃,到了,进去就是。
(做进科)
(白)大医哥哥,我来捡药。
赛卢医:(上)(白)你要什么药?可带有单子?
⊙张驴儿:(白)我捡服毒药。
⊙赛卢医:(白〉哪个敢卖毒药给你?你这个家伙好大胆?
⊙张驴儿:(白)你真的不肯卖给我?
⊙赛卢医:(白)我不卖,你怎么样?
⊙张驴儿:(白)吔嘿,你是个这种人啊。
(走近赛卢医,仔细一瞧,一把拉住。)
(白)好哇,前天要勒死蔡婆婆的,不正是你么?想不想见官去?
⊙赛卢医:(白)大哥,好说好说,要什么药有什么药!
(张驴儿放开,赛卢医找药来)
⊙张驴儿:(接药)(白)好的,得放手时须放手,得饶人处且饶人。
(下)
⊙赛卢医:(白)好不背时啊!(唱)
【二】买毒药的就是救蔡婆婆的人,
他用毒药犯出事来我罪加三分。
趁早关上药铺门,
去涿州卖鼠药作营生。
(背行礼下)

(蔡婆婆上,做重病科,“躺”状。)
(张老头同张驴儿上)
⊙张老头:(唱)
【二流】老汉自进了蔡婆家门,
本望着做一对接脚夫君。
只是那窦娥是坚决不肯,
我俩个先住下暂安身。
蔡婆婆就将我父子俩劝,
她说慢慢来打动窦娥心。
谁知想蔡婆婆害起病,
(白:孩儿呀,你算过八字么?)
我们这四人几时成亲。
⊙张驴儿:(白)算么子八字啰?凭本事啰!
只要做得出的事自己去做就是,如此等下去等到猴子生白毛那天,得莫想拜
⊙张老头:(白)讲怪话,孩儿呀,蔡婆婆害了重病,我与你去问一声吧。
(二人同见蔡婆婆科)
⊙张老头:(白)婆婆呀,你今日病体如何?
⊙蔡婆婆:(白)我的身体十分的不好哟,口也连没味。
⊙张老头:(白)你口没可想吃些什么?
⊙蔡婆婆:(白)我想呷羊肚子汤。
⊙张老头:(白)我就去买羊肚子。
⊙蔡婆婆:(白)不用了,早上我已经安排窦娥买回来了,但不知做好了没有。
⊙张驴儿:(向门内)(白)做给婆婆吃的羊肚子汤好了没有?
⊙窦娥:(白)好了。(端碗上)(唱)
【南神调】 我婆婆这几日重病在床,
媳妇我服侍她不敢怠慢。
婆婆她口没味想吃羊肚汤,
媳妇我亲做好送进房。
(白:婆婆也。)
寡妇凡事要避些嫌疑,
怎么能留男人同住同餐。
你不要背地里许了亲事,
节会惹得外人笑谈。
他父子幻想做帐内鸳鸯,
哪里肯半夜里独守空房。
这如同把饿狼引进室,
这如同把干柴堆进茅房。
贞节故事空口讲,
做到难上难。
孟姜女哭倒万里城,
望夫化石亦枉然。
有人新情最易动,
有人旧情最易忘。
牙齿讲起梆梆硬,
夫亡难坟头干。
(白)婆婆,羊肚子汤做好了,我送上来吧。
⊙张驴儿:(白)我帮你递一下。
(接碗,做尝科)
这里面放少了一点盐和醋,连没出味道,你去拿来。
(窦娥下)
(张驴儿下药)
(窦娥上)
⊙窦娥:(白)这不是盐和醋?
⊙张驴儿:(白)你倒一点进去。
⊙窦娥:(唱)
【二】你说道少盐欠醋无滋味,
加上一点点才鲜美。
但愿得婆婆呷了这羊肚子汤,
甘露灌体身安宁。
(退房边角)
⊙张老头:(白)孩儿,羊肚子汤有了不曾?
⊙张驴儿:(白)汤有了,你拿过去。
⊙张老头:(拿汤)(白)婆婆,羊肚子汤来了,你呷一些吧。
⊙蔡婆婆;(白)有劳你
(蔡接汤,正准备喝吃,大呕,)
(白)我如今反胃,呕得厉害,不要这羊肚子汤了,你老人家吃了算了。
⊙张老头:(白)这汤是特地做来给婆婆你吃的,你便起蛮也吃几口吧!
⊙蔡婆婆:(白)我此时胃口实在不好,还是你吃了吧。
⊙张老头:(白)那婆婆你等一下吃。
⊙蔡婆婆:(白)等一下也不要了,你老人家吃吧,现在趁热,冷了就不好吃了。
⊙张老头:(白)那就多谢了婆婆的情意,不客气了。
(张老头吃)
⊙窦娥:(唱)
【二流】一个说道你老人家吃,
一个道你婆婆吃。
这言语实在难听起,
旁边的窦娥心中气。
想他家与我家有什么亲戚?
(婆婆呀)
怎不记旧日的夫妻情意。
你莫不为“黄金人间宝”,
你莫不为“白发故人稀
你也曾有百纵千般随,
旧恩情全不比新知契?
则待要百年墓穴,
哪里肯千里送寒衣。
⊙张老头(白)我吃下这汤去,怎么觉昏昏沉沉的了?
(做倒科)
⊙蔡婆婆(做慌科)(白)你老人家苏醒啊,打起精神用力支撑起来啊,
(做哭科)啊…这不是死了吗?!
⊙窦娥(唱)
【南神调】悲悲戚戚没理会,
生生死死是轮回。
【转坨板】感着这般疾病,
值着这般时势。
可是风寒暑湿,
或是饥饱劳役?
各人证候自知,
人命关天关地,
别人能替得,
寿数不关今世。
相守三朝五夕,
说什么一家一计?
又无羊酒锻匹,
又无花红财礼。
手为活过日,
撒手如同休弃。
不是窦娥忤逆,
生怕旁人论议。
不如听咱劝你,
认个自家悔气,
舍得一具棺材停置,
几件布帛收拾。
出了我们家门里,
送入他家坟地。
【转正板】不是你从小就指认的夫妻,
不关亲无有半点泪。
不必要心如醉意如痴,
不必要哀哀伤伤哭哭啼啼。
⊙张驴儿(白)好啰。你把我爷老子毒死了,这一下我得放你?
⊙蔡婆婆(白)孩儿呀,这件事何得了吔?
⊙窦娥(白)你这个家伙啊。(唱)
【二流】你挑拨我老娘收留你,
你自己毒死亲爷还要吓唬谁?
⊙张驴儿(唱)
【二流滚板】我自家毒死我自家的爷,
来未必也有人信。
⊙蔡婆婆(白)你不要大呼小叫的,吓死我了。
⊙张驴儿:(白)你们可是怕了么?
⊙蔡婆婆(白)怕了。
⊙张驴儿(白)要我饶了你么?
⊙蔡婆婆(白)要饶。
⊙张驴儿(唱)
【二流,正板转滚板】蔡婆婆呀若求情,
除非要窦娥与我拜堂成亲。
你先让她喊我三声,
(白:亲亲爱爱的丈夫吔…)
再不在你家人命。
⊙蔡婆婆(白)孩儿呀,事到如今,你就依顺了他吧。
⊙窦娥(白)婆婆,你怎么说这般言语?(唱)
【二流】我一马难将两配,
绝不再嫁二君。
我曾与丈夫做了夫妻,
改嫁别人万万不能。
⊙张驴儿(白)好啊。窦娥,你毒死了我爷老子,你要公了?要私了?
⊙窦娥(白)怎么公了?怎么私了?
⊙张驴儿(白)要公了,见官去,官府将你又夹又打,你这细皮嫩肉,看你受得几下。
要私了,你嫁倒把我做婆娘就行了,你犯下一条命案反而拣个丈夫,大大便宜,划得来。
⊙窦娥(白)我又不曾毒死你的爷老子,情愿与你见官去。
⊙蔡婆婆(白)窦娥呀,孩儿呀。
衙门更不讲来往理,不分青红皂,动手就是打,冤假错案遍地开花,去不得去不得呀。
⊙窦娥(白)婆婆也,头上自有青天在,衙门上明镜高悬,我相信会办事公
⊙张驴儿(白)那就走啊。
(张驴儿拖蔡婆婆窦娥下)
[第四折]
(桃杌引众衙役上)
⊙桃杌(念)我做官人胜别人,
告状来的要金银。
若是上司来阅卷宗,
推病在家不出门。
(白)下官楚州太守桃杌是也,今日升厅坐衙,左右,喝撺箱。
⊙众衙役:哦……
(张驴儿拖蔡婆婆与窦娥上)
⊙张驴儿(白)告状告状。
衙役(白)拿过来,通味啲。
(张驴儿暗中递银子,衙役接递与老)
(众人跪,太守赶紧下亦跪)
⊙衙役(白)老爷,他们告状的跪倒了,你怎么也跪倒。
⊙桃杌:(白)你们不知道吗?但凡来告状的,都是我的衣服父母吔。
(太守起)
⊙桃杌:(白)大家哪里人氏?
⊙众(白)小的们山阳县人。
⊙桃杌(白)为何越级告状,你们山阳县太爷呢?
⊙众(白)禀老爷,县太爷讲,人命大案,得请老爷审理。
⊙桃杌(白)哦,呵呵呵…大买卖交与我,好啊!哪个是原告?哪个是被告?从实说来。
⊙张驴儿(白)老爷呀。(唱)
【联婵调】青天大老爷
听我来把话说
名叫做张驴儿原告那就是
告这个媳妇儿呀,
名字就叫窦娥,
她下着那毒药毒死我的爷老子。
这个唤做蔡婆婆,
就是我的后母,
她得了病想一碗羊肚汤喝。
这个小窦娥
就把这汤来做,
谁知她在汤里下了一包毒药
送来把我后母喝
后母让我爷老子喝
我爷老子喝下去一命就见了阎罗。
他们这婆媳妇两个
一唱又一和
合伙毒死我爷我心中好难过。
大人
跟我把主来做,
将这个冤仇来报除掉这个恶
⊙桃杌(白)两个妇人,有何话要说?
⊙窦娥(白)不干小妇人事。
⊙蔡婆婆(白)也不干老妇人事。
⊙桃杌(白)都不是,敢莫是我下的毒药了么?
⊙窦娥(白)老爷呀?(唱)
【南神】我婆婆不是他娘亲,
我家姓蔡他姓张。
赛卢医他欠我家钱银,
婆婆那天去把账
这一讨讨出了祸事来上
【转坨子板】
这一讨就讨出了,祸事来上
赛卢医他谎称,钱在庄上。
与我婆婆去拿,走到山路僻静。
他拿出一根索子,要勒死我婆婆。
就是张驴儿父子,救下我老娘
他们又逼我婆婆,招他父子上门,说是以报答,这救命之
他爷要娶我婆婆,他这个张驴儿,要奴身。
小妇人丈夫,亡过才一两,服孝未满,故而坚决不肯。
恰好我婆婆患病,想要呷一碗,羊肚子汤吃。
小妇人烧好汤,端起送上门,他张驴儿接着,就尝了一口。
他就对我说道,连冇得口味,少放了些盐醋,要我去拿来,,支开奴身,他就把毒药,放入碗内。
也是天幸,我婆婆突然呕吐,不想汤吃。
让与他的爷老子,吃个干,吃了之后,一命归阴。
(白:老爷呀。)
【转正板】此事与小妇人毫不干情。
只望大人你高悬明镜,
请把案件来理清。
小妇人句句皆是
其他什么也不知情。
⊙张驴儿(白)大人请听。(唱)
【联婵调】他家自姓蔡:
我家自姓张,
不招我父子呀养我两个为哪
这媳妇儿年纪小,
极是个赖骨顽皮,
大大的是一个打也不怕打的。
(暗递银子,太守接)
⊙桃杌(白)这小人是贱虫,不打不招,左右,与我选大棍子打。
(众衙役打窦娥,三次喷水科。)
⊙窦娥(唱)
【二流滚板】这无情棍教我挨下的,
(白:婆婆也。)
须是你自己做下又怨谁?
劝天下前婚后嫁婆娘们,
都来看取我这个样榜。
⊙众衙役(白)哦…
⊙窦娥(白)呀。(唱)
【二流滚板】是哪个在高声喊,
不由我魂飞魄散。
刚刚苏醒又昏迷,
凌逼万种拷打千般。
一扙打下一道血一皮,
打得我肉都飞血淋漓。
腹中冤枉有谁知,
(白:老爷呀,)
你讲我这小妇人的毒药又从何而来。
(喊:)天哪,这仆倒的盆子里不见太阳光,衙门内无天日,黑,黑,
⊙桃杌(白)你招还是不招?
⊙窦娥(白)确实不是小妇人下的毒药。
⊙桃杌:(白)既然不是你,大家跟我打那老婆子,不是你就是她了。
⊙窦娥(白)且住且住且住,你打我婆婆,她老了根本禁不起一半下,我情愿招了吧,是我毒死了他爷老子。
⊙桃杌(白)既然招了,是她毒死公公,让她画了押,戴上枷锁,下在死囚牢里去,到来日判个斩字,押赴刑场正法。
⊙蔡婆婆(哭科)(白)窦娥孩儿呀,这都是我送了你性命,这真痛杀我也。
⊙窦娥(白:张驴儿啊。)(唱)
【南神调】我做了含冤负屈的无头鬼,
绝不放过你这好色淫的大恶棍。
我本以为人心不可欺,
我本以为万天地明。
到头落这般苦情?
情愿认罪招杀身。
(白:婆婆也。)
我最怕他们来把打,
我不死如何救得你命。
(衙役押窦娥下)
⊙张驴儿(叩头科)(白)谢青天老爷做主,明日斩了窦娥,才与小人的老子报了冤,这个嘛(向太守做送银子的手势),还有来。
⊙蔡婆婆(哭)(白)明日刑场上斩了窦娥孩儿,这不痛杀我也。
⊙桃杌(白)张驴儿,蔡婆婆,你们先回去,打退堂鼓,牵马来,回去也。
(皆分下)
[第五折]
(监斩官上)
⊙监斩官(白)下官,监斩官是也,今日处决犯人,分咐差役们守住各个路,不要让闲杂人员乱走动。
(下)
(一差役上,打鼓三通,打锣三下,下)
(二刽子手挥旗,提刀,押窦娥上)
⊙刽子手(白)快点,快点,监斩官去法场已多时了。
⊙窦娥(唱)
【南神调】无缘犯王法遭刑宪,
叫一声冤枉啊动地惊天。
顷刻间游魂赴森罗殿,
怎叫我不将这天地埋怨。
有日月早与晚悬于天边,
有鬼神掌着那生死权。
天地也本应该清浊分辨,
可怎么错看了盗跖颜渊。
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
造恶的享富贵又还延年。
天地你做的个怕硬欺软,
却原来也这般顺水推船。
地也! 你不分好歹何为地。
天也!你错堪愚贤枉作天。
(白:哎。)
我忠贞是为的清白人间,
到头来只落得两泪涟涟。
⊙刽子手(白)行快些,误了时辰了也。
⊙窦娥(唱)
【南神调】这枷锁扭得我左偏右偏,
各色人拥得我前合后偃。
我窦娥向哥哥有说一言,
(刽子手:你有什么话说?)
别走前街走后街小小心
⊙刽子手(白)可以。你如今到了法场上面,有什么亲眷要见的,可否教他过来,见你一面也好。
⊙窦娥(唱)
【南神调】可怜我孤单单无亲眷,
则落得忍声气空埋怨。
(刽子手:难道你爷娘也没有一个吗?)
亲生娘三岁时一命而亡,
亲生爷七岁后再没见面。
(刽子手:你刚才说要往后街走,又是什么意思)
我有个婆婆她已是老年,
怕的是走前街被见,
(刽子手:你的性命都没有了,怎么还怕她看见?)
婆婆她看见会悲伤哀怨,
窦娥请哥哥给个方便。
(到法场,监斩官暗上。)
⊙蔡婆婆(哭上)(白)天哪,这不是我媳妇吗?
⊙刽子手:(白)婆婆靠后。
⊙窦娥:(白)既然婆婆来了,叫她来,待我吩咐她几句话。
⊙刽子手(白)那位婆子,近前来,你媳妇要咐你话了。
⊙蔡婆婆(白)孩儿,痛杀我也。
⊙窦娥(白)婆婆也。(唱)
【二流】张驴儿下毒药目清晰,
是指望着毒死于你。
到时节两男一女同在屋里,
不由我不答应嫁她为妻。
婆婆让与他爷老子吃,
他算过来算去算了自己。
公堂上我最怕连累婆婆,
情愿的招认慷慨赴死。
(白:婆婆呀。)
【北数或衡山调悲】今日我婆媳俩刑场相见,
窦娥我就将要离开世间。
你劝衙门里不把理辩
你劝我衙门里无法无
只怕是前辈子欠下孽缘,
这辈 糊里糊涂 当罪愆,
念窦娥 从前以往 干家缘,
(白:婆婆也。)
念窦娥从小无有娘面。
念窦伏侍婆婆这几年,
逢年节 将碗 水饭
去到那坟头上烧些纸钱,
只当把你那亡化的孩儿荐。
(蔡婆婆:这个我记得哟,好惨心啊。)
(白:婆婆也。)
婆婆吔你不要啼啼哭哭,
也不要空烦恼怨气冲天。
这都是我窦娥没时没运,
不明又不暗负屈含冤。
⊙刽子手(白)这老婆子靠后一,时辰到了。
(窦娥跪。刽子手开枷。)
⊙窦娥(白)窦娥启禀监斩官大人,有一事肯依窦娥,便死而无怨。
⊙监斩官(白)你有什么事?你说。
⊙窦娥(唱)
【二流】要一张干净的草席子,
以给我窦娥来站立。
又要白绢一丈二尺,
在你这旗杆上来挂起。
若然我窦娥确实冤枉,
刀过之后我头往地落,
一腔热血飞上白绢,
无有半滴洒下地。
⊙监斩官(白)这个就依你,好说。
(刽子手铺席,窦娥立席子,挂白绢。)
⊙窦娥(唱)
【南神调】不是我窦娥发下这等无头愿,
我受的这冤枉确实不浅。
若然是无一点显圣灵验,
那青天岂还可叫
我不要半点热血洒红尘,
都是要飞上那丈二白绢。
让天下所有人皆要瞧见,
这是咱苌弘化碧望帝啼鹃。
⊙刽子手(白)你还有什么话说?现在不说,等到什么时候说?
窦娥(跪)(白)大人哪。(唱)
【二流】若我窦娥确实冤,
如今虽是三伏天,
身死之后降大雪,
盖住我的身体不见天。
⊙监斩官(白)这等三伏天,就算你有冲天的怨气,怕也召不得一片雪来,可不是胡说?
⊙窦娥(起立)(唱)
【南神调】你道正是三伏天,
说要下雪是枉
岂不闻邹衍含冤进监狱?
五月六月打了霜。
腔怨气喷如火,
感动上天六月雪花滚就绵。
就地把我来掩埋,
免让我的尸首现。
⊙窦娥(跪)(白)大人哪,我窦娥死得确实冤枉,从今以后,这楚州要三年大天干。
⊙监斩官(白)该掌嘴,哪有如此说话。
⊙窦娥(唱)
【南神调】你以为天公不依人意变?
你不知皇天也肯从人愿。
(白:你知道么?)
三年不见雨水降,
也只为东海曾经孝妇冤。
如今轮到楚州地,
三年将不把雨水见。
这都是官吏们无心执法,
使得老百姓有口难言。
⊙刽子手(摇旗)(云)怎么这一下子天色阴了呢。
(起风)呃,好大的冷风呀,冻死的人啊。
⊙窦娥(唱)
【南神调】浮云为我阴悲风为我旋,
三桩誓愿要实
(哭)(白:婆婆啊。)
只等这六月大雪血溅白
楚州大旱有三年。
(哭)
【长捎吟板】
那其间才把你个屈死的冤魂窦娥显。
(窦娥低头)
(刽子手做开刀,窦娥倒科,大雪纷飞飘落。)
监斩官(惊)(白)呀,真的下雪了,有这种怪事。
⊙刽子手(白)我也讲平日杀人,满地都是鲜血,这窦娥的血都飞到那一丈二尺白绢上,并无半点落地,确实奇怪。
⊙监斩官(白)这死罪必有冤枉,有两桩已显明了,这天干三年的话,准也不准?且看后来如何,左右,打道回府。
(皆下,幕落)



































窦娥冤()(邵东邵花鼓戏传统剧目)
周志军录入
[第三折]

⊙赛卢医:〈上〉(唱)
【南神调或药川调】赛户医我吹太医出身,
却不知医死了多少冤
也从来没惹到麻烦上身,
大不了只关了几天铺门。
蔡婆婆这件胆战心惊,
【坨子板】
想起了蔡婆婆,这件事,我胆颤心惊。
去年子我借了,她十两纹银,待到今年,带利连本,要二十两的银子,才扯得清。
她屡屡来讨,真的烦死人。
我本来就想烂,若她命见阎王,这账才得成。
约他庄上取银,走到半路,我就发起了歹心。
索子套她颈箍,叫她一命归阴。
也是我运气不行,也是她不该绝命。
怡巧就在这时,两只短命鬼现身。
他俩大吼一声,青天白日,敢行凶,勒死平民。
【转正板】
吓得我放开脚步飞奔。
虽然我这夜睏得安稳,
终觉得失魂魄胆战心惊。
要知道人命关天关地,
岂能看做是壁上灰尘。
从今后我改行灭罪修因,
【转坨子板】
从今我要改行,灭罪修因。
将我以前,医死的命。
一个个都要,与他一卷,超度的经文。
这且放下不表,只有那蔡婆婆,没有死去,此事得脱窠。
要是她带上官府,还有那两个,救她的男人。
一举找上了,我的店门,三对六面,那又何得了啰,我赛卢医的人生,就毁了他娘的,一个干干净
不想便罢,一旦想,三魂七魂,不得安宁。
自古常言,那个道得好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远走高飞,别处安身。
喜得我是孤身,又无家小连累。
【转正板】
不若是收行李快快脱身。
悄悄地到别处另做营生,
岂不是个干干净净?
(白)只是这药铺带不走,可惜了,唉,为了身家命,这些算不了什么。
(收拾行礼,虚)

⊙张驴儿:(上)(唱)
【二流或南数二】张驴儿就是自家名,
父子日救了蔡婆婆命,
她答应招我父子结成
窦娥她却死活不肯。
(唉,)
蔡婆她大概是过度受惊,
如今害了个蛮重的病。
我要去买服毒药给她吃,
毒死那老的小的才依
(做行科)(呃。)
城里人耳目宽广,
被人看到事难成。
南门口外有药铺,
地处偏僻少行人。
(做行科)
(白)呃,到了,进去就是。
(做进科)
(白)大医哥哥,我来捡药。
赛卢医:(上)(白)你要什么药?可带有单子?
⊙张驴儿:(白)我捡服毒药。
⊙赛卢医:(白〉哪个敢卖毒药给你?你这个家伙好大胆?
⊙张驴儿:(白)你真的不肯卖给我?
⊙赛卢医:(白)我不卖,你怎么样?
⊙张驴儿:(白)吔嘿,你是个这种人啊。
(走近赛卢医,仔细一瞧,一把拉住。)
(白)好哇,前天要勒死蔡婆婆的,不正是你么?想不想见官去?
⊙赛卢医:(白)大哥,好说好说,要什么药有什么药!
(张驴儿放开,赛卢医找药来)
⊙张驴儿:(接药)(白)好的,得放手时须放手,得饶人处且饶人。
(下)
⊙赛卢医:(白)好不背时啊!(唱)
【二】买毒药的就是救蔡婆婆的人,
他用毒药犯出事来我罪加三分。
趁早关上药铺门,
去涿州卖鼠药作营生。
(背行礼下)

(蔡婆婆上,做重病科,“躺”状。)
(张老头同张驴儿上)
⊙张老头:(唱)
【二流】老汉自进了蔡婆家门,
本望着做一对接脚夫君。
只是那窦娥是坚决不肯,
我俩个先住下暂安身。
蔡婆婆就将我父子俩劝,
她说慢慢来打动窦娥心。
谁知想蔡婆婆害起病,
(白:孩儿呀,你算过八字么?)
我们这四人几时成亲。
⊙张驴儿:(白)算么子八字啰?凭本事啰!
只要做得出的事自己去做就是,如此等下去等到猴子生白毛那天,得莫想拜
⊙张老头:(白)讲怪话,孩儿呀,蔡婆婆害了重病,我与你去问一声吧。
(二人同见蔡婆婆科)
⊙张老头:(白)婆婆呀,你今日病体如何?
⊙蔡婆婆:(白)我的身体十分的不好哟,口也连没味。
⊙张老头:(白)你口没可想吃些什么?
⊙蔡婆婆:(白)我想呷羊肚子汤。
⊙张老头:(白)我就去买羊肚子。
⊙蔡婆婆:(白)不用了,早上我已经安排窦娥买回来了,但不知做好了没有。
⊙张驴儿:(向门内)(白)做给婆婆吃的羊肚子汤好了没有?
⊙窦娥:(白)好了。(端碗上)(唱)
【南神调】 我婆婆这几日重病在床,
媳妇我服侍她不敢怠慢。
婆婆她口没味想吃羊肚汤,
媳妇我亲做好送进房。
(白:婆婆也。)
寡妇凡事要避些嫌疑,
怎么能留男人同住同餐。
你不要背地里许了亲事,
节会惹得外人笑谈。
他父子幻想做帐内鸳鸯,
哪里肯半夜里独守空房。
这如同把饿狼引进室,
这如同把干柴堆进茅房。
贞节故事空口讲,
做到难上难。
孟姜女哭倒万里城,
望夫化石亦枉然。
有人新情最易动,
有人旧情最易忘。
牙齿讲起梆梆硬,
夫亡难坟头干。
(白)婆婆,羊肚子汤做好了,我送上来吧。
⊙张驴儿:(白)我帮你递一下。
(接碗,做尝科)
这里面放少了一点盐和醋,连没出味道,你去拿来。
(窦娥下)
(张驴儿下药)
(窦娥上)
⊙窦娥:(白)这不是盐和醋?
⊙张驴儿:(白)你倒一点进去。
⊙窦娥:(唱)
【二】你说道少盐欠醋无滋味,
加上一点点才鲜美。
但愿得婆婆呷了这羊肚子汤,
甘露灌体身安宁。
(退房边角)
⊙张老头:(白)孩儿,羊肚子汤有了不曾?
⊙张驴儿:(白)汤有了,你拿过去。
⊙张老头:(拿汤)(白)婆婆,羊肚子汤来了,你呷一些吧。
⊙蔡婆婆;(白)有劳你
(蔡接汤,正准备喝吃,大呕,)
(白)我如今反胃,呕得厉害,不要这羊肚子汤了,你老人家吃了算了。
⊙张老头:(白)这汤是特地做来给婆婆你吃的,你便起蛮也吃几口吧!
⊙蔡婆婆:(白)我此时胃口实在不好,还是你吃了吧。
⊙张老头:(白)那婆婆你等一下吃。
⊙蔡婆婆:(白)等一下也不要了,你老人家吃吧,现在趁热,冷了就不好吃了。
⊙张老头:(白)那就多谢了婆婆的情意,不客气了。
(张老头吃)
⊙窦娥:(唱)
【二流】一个说道你老人家吃,
一个道你婆婆吃。
这言语实在难听起,
旁边的窦娥心中气。
想他家与我家有什么亲戚?
(婆婆呀)
怎不记旧日的夫妻情意。
你莫不为“黄金人间宝”,
你莫不为“白发故人稀
你也曾有百纵千般随,
旧恩情全不比新知契?
则待要百年墓穴,
哪里肯千里送寒衣。
⊙张老头(白)我吃下这汤去,怎么觉昏昏沉沉的了?
(做倒科)
⊙蔡婆婆(做慌科)(白)你老人家苏醒啊,打起精神用力支撑起来啊,
(做哭科)啊…这不是死了吗?!
⊙窦娥(唱)
【南神调】悲悲戚戚没理会,
生生死死是轮回。
【转坨板】感着这般疾病,
值着这般时势。
可是风寒暑湿,
或是饥饱劳役?
各人证候自知,
人命关天关地,
别人能替得,
寿数不关今世。
相守三朝五夕,
说什么一家一计?
又无羊酒锻匹,
又无花红财礼。
手为活过日,
撒手如同休弃。
不是窦娥忤逆,
生怕旁人论议。
不如听咱劝你,
认个自家悔气,
舍得一具棺材停置,
几件布帛收拾。
出了我们家门里,
送入他家坟地。
【转正板】不是你从小就指认的夫妻,
不关亲无有半点泪。
不必要心如醉意如痴,
不必要哀哀伤伤哭哭啼啼。
⊙张驴儿(白)好啰。你把我爷老子毒死了,这一下我得放你?
⊙蔡婆婆(白)孩儿呀,这件事何得了吔?
⊙窦娥(白)你这个家伙啊。(唱)
【二流】你挑拨我老娘收留你,
你自己毒死亲爷还要吓唬谁?
⊙张驴儿(唱)
【二流滚板】我自家毒死我自家的爷,
来未必也有人信。
⊙蔡婆婆(白)你不要大呼小叫的,吓死我了。
⊙张驴儿:(白)你们可是怕了么?
⊙蔡婆婆(白)怕了。
⊙张驴儿(白)要我饶了你么?
⊙蔡婆婆(白)要饶。
⊙张驴儿(唱)
【二流,正板转滚板】蔡婆婆呀若求情,
除非要窦娥与我拜堂成亲。
你先让她喊我三声,
(白:亲亲爱爱的丈夫吔…)
再不在你家人命。
⊙蔡婆婆(白)孩儿呀,事到如今,你就依顺了他吧。
⊙窦娥(白)婆婆,你怎么说这般言语?(唱)
【二流】我一马难将两配,
绝不再嫁二君。
我曾与丈夫做了夫妻,
改嫁别人万万不能。
⊙张驴儿(白)好啊。窦娥,你毒死了我爷老子,你要公了?要私了?
⊙窦娥(白)怎么公了?怎么私了?
⊙张驴儿(白)要公了,见官去,官府将你又夹又打,你这细皮嫩肉,看你受得几下。
要私了,你嫁倒把我做婆娘就行了,你犯下一条命案反而拣个丈夫,大大便宜,划得来。
⊙窦娥(白)我又不曾毒死你的爷老子,情愿与你见官去。
⊙蔡婆婆(白)窦娥呀,孩儿呀。
衙门更不讲来往理,不分青红皂,动手就是打,冤假错案遍地开花,去不得去不得呀。
⊙窦娥(白)婆婆也,头上自有青天在,衙门上明镜高悬,我相信会办事公
⊙张驴儿(白)那就走啊。
(张驴儿拖蔡婆婆窦娥下)
[第四折]
(桃杌引众衙役上)
⊙桃杌(念)我做官人胜别人,
告状来的要金银。
若是上司来阅卷宗,
推病在家不出门。
(白)下官楚州太守桃杌是也,今日升厅坐衙,左右,喝撺箱。
⊙众衙役:哦……
(张驴儿拖蔡婆婆与窦娥上)
⊙张驴儿(白)告状告状。
衙役(白)拿过来,通味啲。
(张驴儿暗中递银子,衙役接递与老)
(众人跪,太守赶紧下亦跪)
⊙衙役(白)老爷,他们告状的跪倒了,你怎么也跪倒。
⊙桃杌:(白)你们不知道吗?但凡来告状的,都是我的衣服父母吔。
(太守起)
⊙桃杌:(白)大家哪里人氏?
⊙众(白)小的们山阳县人。
⊙桃杌(白)为何越级告状,你们山阳县太爷呢?
⊙众(白)禀老爷,县太爷讲,人命大案,得请老爷审理。
⊙桃杌(白)哦,呵呵呵…大买卖交与我,好啊!哪个是原告?哪个是被告?从实说来。
⊙张驴儿(白)老爷呀。(唱)
【联婵调】青天大老爷
听我来把话说
名叫做张驴儿原告那就是
告这个媳妇儿呀,
名字就叫窦娥,
她下着那毒药毒死我的爷老子。
这个唤做蔡婆婆,
就是我的后母,
她得了病想一碗羊肚汤喝。
这个小窦娥
就把这汤来做,
谁知她在汤里下了一包毒药
送来把我后母喝
后母让我爷老子喝
我爷老子喝下去一命就见了阎罗。
他们这婆媳妇两个
一唱又一和
合伙毒死我爷我心中好难过。
大人
跟我把主来做,
将这个冤仇来报除掉这个恶
⊙桃杌(白)两个妇人,有何话要说?
⊙窦娥(白)不干小妇人事。
⊙蔡婆婆(白)也不干老妇人事。
⊙桃杌(白)都不是,敢莫是我下的毒药了么?
⊙窦娥(白)老爷呀?(唱)
【南神】我婆婆不是他娘亲,
我家姓蔡他姓张。
赛卢医他欠我家钱银,
婆婆那天去把账
这一讨讨出了祸事来上
【转坨子板】
这一讨就讨出了,祸事来上
赛卢医他谎称,钱在庄上。
与我婆婆去拿,走到山路僻静。
他拿出一根索子,要勒死我婆婆。
就是张驴儿父子,救下我老娘
他们又逼我婆婆,招他父子上门,说是以报答,这救命之
他爷要娶我婆婆,他这个张驴儿,要奴身。
小妇人丈夫,亡过才一两,服孝未满,故而坚决不肯。
恰好我婆婆患病,想要呷一碗,羊肚子汤吃。
小妇人烧好汤,端起送上门,他张驴儿接着,就尝了一口。
他就对我说道,连冇得口味,少放了些盐醋,要我去拿来,,支开奴身,他就把毒药,放入碗内。
也是天幸,我婆婆突然呕吐,不想汤吃。
让与他的爷老子,吃个干,吃了之后,一命归阴。
(白:老爷呀。)
【转正板】此事与小妇人毫不干情。
只望大人你高悬明镜,
请把案件来理清。
小妇人句句皆是
其他什么也不知情。
⊙张驴儿(白)大人请听。(唱)
【联婵调】他家自姓蔡:
我家自姓张,
不招我父子呀养我两个为哪
这媳妇儿年纪小,
极是个赖骨顽皮,
大大的是一个打也不怕打的。
(暗递银子,太守接)
⊙桃杌(白)这小人是贱虫,不打不招,左右,与我选大棍子打。
(众衙役打窦娥,三次喷水科。)
⊙窦娥(唱)
【二流滚板】这无情棍教我挨下的,
(白:婆婆也。)
须是你自己做下又怨谁?
劝天下前婚后嫁婆娘们,
都来看取我这个样榜。
⊙众衙役(白)哦…
⊙窦娥(白)呀。(唱)
【二流滚板】是哪个在高声喊,
不由我魂飞魄散。
刚刚苏醒又昏迷,
凌逼万种拷打千般。
一扙打下一道血一皮,
打得我肉都飞血淋漓。
腹中冤枉有谁知,
(白:老爷呀,)
你讲我这小妇人的毒药又从何而来。
(喊:)天哪,这仆倒的盆子里不见太阳光,衙门内无天日,黑,黑,
⊙桃杌(白)你招还是不招?
⊙窦娥(白)确实不是小妇人下的毒药。
⊙桃杌:(白)既然不是你,大家跟我打那老婆子,不是你就是她了。
⊙窦娥(白)且住且住且住,你打我婆婆,她老了根本禁不起一半下,我情愿招了吧,是我毒死了他爷老子。
⊙桃杌(白)既然招了,是她毒死公公,让她画了押,戴上枷锁,下在死囚牢里去,到来日判个斩字,押赴刑场正法。
⊙蔡婆婆(哭科)(白)窦娥孩儿呀,这都是我送了你性命,这真痛杀我也。
⊙窦娥(白:张驴儿啊。)(唱)
【南神调】我做了含冤负屈的无头鬼,
绝不放过你这好色淫的大恶棍。
我本以为人心不可欺,
我本以为万天地明。
到头落这般苦情?
情愿认罪招杀身。
(白:婆婆也。)
我最怕他们来把打,
我不死如何救得你命。
(衙役押窦娥下)
⊙张驴儿(叩头科)(白)谢青天老爷做主,明日斩了窦娥,才与小人的老子报了冤,这个嘛(向太守做送银子的手势),还有来。
⊙蔡婆婆(哭)(白)明日刑场上斩了窦娥孩儿,这不痛杀我也。
⊙桃杌(白)张驴儿,蔡婆婆,你们先回去,打退堂鼓,牵马来,回去也。
(皆分下)
[第五折]
(监斩官上)
⊙监斩官(白)下官,监斩官是也,今日处决犯人,分咐差役们守住各个路,不要让闲杂人员乱走动。
(下)
(一差役上,打鼓三通,打锣三下,下)
(二刽子手挥旗,提刀,押窦娥上)
⊙刽子手(白)快点,快点,监斩官去法场已多时了。
⊙窦娥(唱)
【南神调】无缘犯王法遭刑宪,
叫一声冤枉啊动地惊天。
顷刻间游魂赴森罗殿,
怎叫我不将这天地埋怨。
有日月早与晚悬于天边,
有鬼神掌着那生死权。
天地也本应该清浊分辨,
可怎么错看了盗跖颜渊。
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
造恶的享富贵又还延年。
天地你做的个怕硬欺软,
却原来也这般顺水推船。
地也! 你不分好歹何为地。
天也!你错堪愚贤枉作天。
(白:哎。)
我忠贞是为的清白人间,
到头来只落得两泪涟涟。
⊙刽子手(白)行快些,误了时辰了也。
⊙窦娥(唱)
【南神调】这枷锁扭得我左偏右偏,
各色人拥得我前合后偃。
我窦娥向哥哥有说一言,
(刽子手:你有什么话说?)
别走前街走后街小小心
⊙刽子手(白)可以。你如今到了法场上面,有什么亲眷要见的,可否教他过来,见你一面也好。
⊙窦娥(唱)
【南神调】可怜我孤单单无亲眷,
则落得忍声气空埋怨。
(刽子手:难道你爷娘也没有一个吗?)
亲生娘三岁时一命而亡,
亲生爷七岁后再没见面。
(刽子手:你刚才说要往后街走,又是什么意思)
我有个婆婆她已是老年,
怕的是走前街被见,
(刽子手:你的性命都没有了,怎么还怕她看见?)
婆婆她看见会悲伤哀怨,
窦娥请哥哥给个方便。
(到法场,监斩官暗上。)
⊙蔡婆婆(哭上)(白)天哪,这不是我媳妇吗?
⊙刽子手:(白)婆婆靠后。
⊙窦娥:(白)既然婆婆来了,叫她来,待我吩咐她几句话。
⊙刽子手(白)那位婆子,近前来,你媳妇要咐你话了。
⊙蔡婆婆(白)孩儿,痛杀我也。
⊙窦娥(白)婆婆也。(唱)
【二流】张驴儿下毒药目清晰,
是指望着毒死于你。
到时节两男一女同在屋里,
不由我不答应嫁她为妻。
婆婆让与他爷老子吃,
他算过来算去算了自己。
公堂上我最怕连累婆婆,
情愿的招认慷慨赴死。
(白:婆婆呀。)
【北数或衡山调悲】今日我婆媳俩刑场相见,
窦娥我就将要离开世间。
你劝衙门里不把理辩
你劝我衙门里无法无
只怕是前辈子欠下孽缘,
这辈 糊里糊涂 当罪愆,
念窦娥 从前以往 干家缘,
(白:婆婆也。)
念窦娥从小无有娘面。
念窦伏侍婆婆这几年,
逢年节 将碗 水饭
去到那坟头上烧些纸钱,
只当把你那亡化的孩儿荐。
(蔡婆婆:这个我记得哟,好惨心啊。)
(白:婆婆也。)
婆婆吔你不要啼啼哭哭,
也不要空烦恼怨气冲天。
这都是我窦娥没时没运,
不明又不暗负屈含冤。
⊙刽子手(白)这老婆子靠后一,时辰到了。
(窦娥跪。刽子手开枷。)
⊙窦娥(白)窦娥启禀监斩官大人,有一事肯依窦娥,便死而无怨。
⊙监斩官(白)你有什么事?你说。
⊙窦娥(唱)
【二流】要一张干净的草席子,
以给我窦娥来站立。
又要白绢一丈二尺,
在你这旗杆上来挂起。
若然我窦娥确实冤枉,
刀过之后我头往地落,
一腔热血飞上白绢,
无有半滴洒下地。
⊙监斩官(白)这个就依你,好说。
(刽子手铺席,窦娥立席子,挂白绢。)
⊙窦娥(唱)
【南神调】不是我窦娥发下这等无头愿,
我受的这冤枉确实不浅。
若然是无一点显圣灵验,
那青天岂还可叫
我不要半点热血洒红尘,
都是要飞上那丈二白绢。
让天下所有人皆要瞧见,
这是咱苌弘化碧望帝啼鹃。
⊙刽子手(白)你还有什么话说?现在不说,等到什么时候说?
窦娥(跪)(白)大人哪。(唱)
【二流】若我窦娥确实冤,
如今虽是三伏天,
身死之后降大雪,
盖住我的身体不见天。
⊙监斩官(白)这等三伏天,就算你有冲天的怨气,怕也召不得一片雪来,可不是胡说?
⊙窦娥(起立)(唱)
【南神调】你道正是三伏天,
说要下雪是枉
岂不闻邹衍含冤进监狱?
五月六月打了霜。
腔怨气喷如火,
感动上天六月雪花滚就绵。
就地把我来掩埋,
免让我的尸首现。
⊙窦娥(跪)(白)大人哪,我窦娥死得确实冤枉,从今以后,这楚州要三年大天干。
⊙监斩官(白)该掌嘴,哪有如此说话。
⊙窦娥(唱)
【南神调】你以为天公不依人意变?
你不知皇天也肯从人愿。
(白:你知道么?)
三年不见雨水降,
也只为东海曾经孝妇冤。
如今轮到楚州地,
三年将不把雨水见。
这都是官吏们无心执法,
使得老百姓有口难言。
⊙刽子手(摇旗)(云)怎么这一下子天色阴了呢。
(起风)呃,好大的冷风呀,冻死的人啊。
⊙窦娥(唱)
【南神调】浮云为我阴悲风为我旋,
三桩誓愿要实
(哭)(白:婆婆啊。)
只等这六月大雪血溅白
楚州大旱有三年。
(哭)
【长捎吟板】
那其间才把你个屈死的冤魂窦娥显。
(窦娥低头)
(刽子手做开刀,窦娥倒科,大雪纷飞飘落。)
监斩官(惊)(白)呀,真的下雪了,有这种怪事。
⊙刽子手(白)我也讲平日杀人,满地都是鲜血,这窦娥的血都飞到那一丈二尺白绢上,并无半点落地,确实奇怪。
⊙监斩官(白)这死罪必有冤枉,有两桩已显明了,这天干三年的话,准也不准?且看后来如何,左右,打道回府。
(皆下,幕落)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分享
收藏0 0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人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0关注

1粉丝

65帖子

排行榜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电话:

18973976078

公司地址:邵阳市

Email:admin#jkt48cafe.com

Copyright   ©2015-2016  天下彩txc.cc邵阳论坛Powered by©Discuz!技术支持:大邵传媒    ( ICP备:12009057号 )
学习贯彻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重要讲话精神
印度紧急采购狙击步枪配发克什米尔 耗资1.5亿美元
【国际锐评】首见美方代表 两国元首引领经贸“加减法”
德云社怒怼艺人信息泄漏 汤唯等明星曾遭电信诈骗
胡春华:拓展东北和俄远东及贝加尔地区合作深度
同受美国打压,这两个国家的命运差别咋就这么大?
我们的节日·元宵|北京大兴首办京南新春文化庙会寻年味
创历史!北汽女排逆转上海挺进决赛
申根签证改革方案进入立法程序在欧盟理事会获批
年俗文化大餐“醉”乡亲 【新春走基层·文化味里品新年】
“港独”分子致信特朗普提奇葩要求 他能办到吗?
海南首例供港造血干细胞志愿者启程赴广东捐献
回看2018年娱乐圈:有人一夜成名,有人身败名裂
洪秀柱讲“马与驴的故事”,到底有何深意?
美众院再通过支持台湾返世卫提案 台网友:又来要钱
全媒风向 | YouTube更新应用程序中切换视频的方式
以色列空袭加沙多处哈马斯目标,报复之前针对以军的枪击事件
中式台球成“全球最大台球联赛” 扎根非洲坚持走国际化路线
关正文获年度综艺风向人物 《一本好书》用深沉方式与大众沟通
官方发布!安徽这些高速路今年开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