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开启左侧

[原创文学] 邵东邵阳花鼓戏传统剧本《窦娥冤》全剧(下)

[复制链接]
12158 0
迪玄 发表于 2019-1-26 12:39:13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乡友,让您轻松玩转天下彩txc.cc。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新人注册

x
窦娥冤(三)〈邵东邵阳花鼓戏传统剧本)
[第五折]
〈窦天章冠带引张千,衙役,上〉
⊙窦天章(念)独坐空堂黯然,
高峰月出满林烟。
非关有事人难睡,
自是惊魂夜不眠。
(白)老夫窦天章是也。自离了我那端云女儿呀,已有十六年光景,这十六年来哦…
(唱)
【哀川(南安川)】
自从老夫上京城,
一举金榜题名。
即回楚州见端云,
却不知蔡婆婆哪里寻。
多方打听无人晓,
未获半点音讯。
苦苦寻找十六春,
今日仍不踪影。
求名为的后代根,
不见女儿空遗恨。
要遍访州郡和乡村,
不寻到端之:不安心。
提刑肃政廉访使,
这是老夫官职名。
随处审囚察卷宗,
冤假错见天明。
今日又来到楚州地,
三年干旱为何因。
今夜州厅来安歇,
案卷随手查几份。
(白)张千,拿些案卷上来,老夫灯下查看几宗。
(张千送文卷科)
⊙窦天章(白)张千,你们去休息吧,我叫你便来,不叫你不要来。
(张千同衙役们下)
⊙窦天章(坐,翻文书)(白)我将这文卷看几宗咗,呃,“一起犯人窦娥,用毒药毒死……”。(唱)
【二流】我看案卷头一份,
投放毒药死人,
我窦家人也有如狠心,
这投毒之罪罪非轻。
(白:哦。)
案子已了结,
不必再看费精神
把这份压底下,
随手又拿另一份。
(做打呵欠科,)
不觉头脑昏沉沉,
老夫已年高人,
又加鞍马劳顿苦,
伏于台上就想
(做睡科)
⊙窦娥(扮鬼魂上)(唱)
【南神调】我每日哭啼啼守住望乡台,
急煎煎把仇人来等待。
慢腾腾昏地里走,
足律律旋风中来。
则被这雾锁云埋,
催促的鬼魂快。
(,白:门神啊。)
我就是窦天章亲生女孩,
决不是害人的精灵鬼怪。
受冤枉屈死了怨气还在,
报个梦给父亲特到此来。
寄希望于父亲冤枉不再,
不然又怎么能脱离苦海。
(进屋,把灯拨暗,哭,窦天章亦哭。)
⊙窦天章(白)端云孩儿,你在哪里唻?
(窦娥虚下,窦天章醒科。)
⊙窦天章(唱)
【二流】老夫刚才一闭眼,
端云孩儿到眼前,
如今你又在哪里?
(白,呃…。)
如何灯光这么暗。
(去灯,窦娥翻文卷,把自己的文卷放最上面,虚下)
⊙窦天章(白)我调得这灯光亮大了,再看几宗文卷,“一起犯人窦娥,毒死……”,(做怀疑科)(唱)
【二流】怎么又是这文卷,
先前我看的头一篇。
压在文卷最底下,
为何又到最上边。
(白)这结了案的,还又压到底下,另看一宗吧。
(窦娥拨灯,灯光变暗,)
⊙窦天章(白)怎么这灯光又变小了?我又调一下咗。
(窦天章调灯光,窦娥再翻文书,把自己那一份放最上边:'
⊙窦天章(白)我把这灯光又调亮了,待我再看文卷,“一起犯人窦娥,毒死……”。呸!  好生奇怪呀!  (唱)
【二流】我把这文书压下边,
我一调灯就到上面。
莫不是这楚州后厅有鬼魂,
莫不是这鬼魂是遭了冤。
(白)我再把这文书压在底下,倒要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窦娥又弄灯。)
⊙窦天章(白)怎么这灯又不太亮了?敢莫是有鬼弄?待我再调一调去。
(调灯,窦娥上,撞见)
(窦天章拍桌子)
⊙窦天章(白)呸!  真的有鬼啊!  (唱)
【二流】原来真的有鬼魂,
叫声鬼魂你听清。
老夫是朝庭钦差大臣,
你再敢近前我不容情。
(白)张千,快起来,有鬼有鬼。
(张千鼾声更大)
⊙窦娥(唱)
【南神调】则见他疑心儿胡想乱猜,
听了我这哭声更惊骇。
(白:哎。)
老父亲真的是威风蛮大,
且受你孩儿窦娥这一拜。
(拜)
⊙窦天章(白)你这鬼魂呀。(唱)
【二流】你说道窦天章是你父亲,
“你孩儿这窦娥”拜在地尘。
我孩儿他的名叫做端云,
七岁上做童养媳送上蔡婆婆门。
(白)我女儿叫端云,你叫窦娥,名字不同,怎么是我的女孩儿?
⊙窦娥(白)父亲呀,你将我送与了蔡婆婆家后,改名做窦娥了也。
窦天章(白)哦,那你便是端云女孩儿?我不问你别的,这毒死公公是不是你?
⊙窦娥(白)正是你女儿。这个是…
⊙窦天章(白)闭嘴,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唱)【二
老夫我为你啼哭眼亦昏,
忧愁得头发白如银。
你原已犯下十恶大罪,
罪有应当受典刑。
今日你父亲官居台省,
察卷治官吏。
你是我的亲生女,
治不下你又何能治别人。
当初将你嫁她家,
三从四德对你训。
(白:三从者,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四德者,事公姑,敬夫主,和妯,睦街坊。)
三从四德全不讲,
竟然以毒药毒死人。
我窦家三辈皆堂堂正,
祖宗世德被你损。
连累你父亲一世清名,
有何颜面为朝臣。
你快快为我说实情,
若是虚言假应承。
牒发你至那城隍祠内,
永世不得再翻身。
⊙窦娥:(白)哎呀,爹爹呀!〈唱)
【南神调】父亲暂请息雷霆,
听你女儿来言明。
我三岁之山亡了母亲,
【转坨板】我三岁之上,亡了母亲,七岁之时,又离了父亲,将我送与,那蔡婆婆家门。
待到一十七岁,与她儿子成亲,才过了两春,夫君不幸归阴。和我的婆婆,相依偎命。
这山阳县的南门,有个赛卢医,欠了我家婆婆,二十两纹银。
婆婆去讨取,被他骗到郊外,正要将婆勒死。
恰好在此时,张驴儿父子现身,救了我婆婆性命。
【转正板】他就要婆婆来报恩。
婆婆当然就答应,
说用银钱来谢恩。
张驴儿父子不肯,
【转坨板】张驴儿父,心中不肯,他与我婆婆讲明,“你家婆媳守寡,我家父子单身,两家结合,快活开心”。
婆婆不肯依顺,张驴儿父子翻脸,“若是你不应承,索子还在我手上,仍旧套你颈箍,结果你的老命,做个野鬼孤”。
婆婆她只得,暂时答应。
领他父子回家,跟我讲情,我死活不肯,他们就起歹心,要害婆婆之命。
那日我婆婆得痛,想他一碗,羊社子汤来补身。
我就赶紧做好,端送上门,张驴一手接着,尝了一口,他说少了盐醋,支开奴身。
把毒药倒入碗内,送进房门。
恰好婆婆反胃,让与张老头吃了,就一命归阴。
【转正板](白:爹爹呀。)你讲此事我干情不干情。
张驴儿见他父丧了老命,
威逼我要与他拜堂成亲。
他说道若成亲此事即了,
若然是不答应衙门里进。
女孩我当然是不肯依顺,
【转坨板】女孩我当然是,不肯依顺,他就拖我婆媳,进了衙门。
大人事不问明,把你这女儿,棍棒加身,既便打死公堂,也不招认。
大人见我不招,就要打我婆婆,婆婆老年之人,岂可受得重刑,只得屈认。
因比押赴刑场,将我典刑,我发下三桩誓愿。
第一血不落地,白绢上面显明。第二天降大雪,盖住女儿的尸身。第三天干三年,楚州寸草不生。
三桩大愿,件件皆显灵。
(白:爹爹呀。)
【转正板】此是女儿受罪因。
来龙去脉皆讲清,
前因后果皆讲明。
爹爹你仔细想一想,
你女儿冤情不冤情。
天章(哭)(白)我女儿呀,受了此天大之冤啊!
⊙窦娥(唱)
【二】不告官司只告天,
心中怨气口难言。
防她老母遭刑杖,
情愿无故受罪愆。
三尺琼花骸骨掩,
一腔热血喷白绢。
岂独霜飞邹衍屈,
今夜方表窦娥冤。
【南神】你看这文卷曾道来不道来,
则我这冤枉要忍耐如何耐?
我不肯顺他人倒把我卦法场,
我不肯辱祖上倒把我残生坏
(白;呀。)
今日哦就伏在这摄魂台,
我这个魂灵哦怨气哀哀。
(白:父亲呀。)
这楚州污史王法败坏,
剐了他报冤仇犹不畅快。
⊙窦天章〈哭泣〉(白)哎呀,我这屈死的女儿呀。气孔我了哦。待明早我与你作主。(唱)
【二流滚板】白头老亲苦痛哀哉,
屈杀了你个青春女孩。
快天明了你暂且隐去,
到来日我将文卷改正明白。
(窦娥下)
⊙窦天章(白)呀,天光了,张千,我昨夜看几宗文卷,中间有一鬼魂来诉冤枉,我叫你好几次,你也不应。
⊙张千(白)小人我两个鼻子眼古一夜都没有关。没有看见有鬼魂也诉冤枉,也没有听见相公叫喊。
⊙窦天章(白)三罗胡罗,欠揍。来人,今日升厅坐衙,喝撺厢。
⊙张千〈白)在衙人马平安,抬书案。
窦天章(白)张千,分付签牌下山阳县,速速捉拿张驴儿、赛卢医、等犯人,连同蔡婆婆。毋得违误片刻。
⊙张千(云)晓得了。(下)
(州官与吏典上)
⊙州(云)州官见。
(州官入参科)
⊙吏(云)该房吏典见。
(吏入参见科)
⊙窦天章(问云)你这楚州一郡,三年不雨,原因何来?
⊙州官(云)这个是天遭干旱,楚州百姓之灾,小官等不知其原因。
⊙窦天章(做怒)(唱)
【二流】你等真的是不知罪么?
那山阳县犯妇小窦娥。
问斩之时发誓愿:
楚州三年雨不落。
(白)可有这件事来?
⊙州官(云)这案是前任州桃杌审判的,现有文卷。
⊙窦天章(云)这等糊涂的官,也让他高升去!你是继任他的,三年之中,可曾祭奠这冤妇么?
⊙州官(云)此犯系十恶大罪,原不曾有祠,所以不曾祭得。
⊙窦天章(唱)
【二汉朝有一妇守寡独居,
其姑妈她自缢吊颈故。
其姑女告孝妇勒其姑,
东海县太守他斩杀孝妇。
都只为这一妇含冤负屈,
致令得东海县三年不雨。
到后来于公他亲临治狱,
见孝妇在厅前抱卷痛哭。
于公就将文卷改正冤屈,
亲自地祭奠这孝妇之墓,
冤屈伸仇恨报孝妇心服,
至此时感上苍天大雨。
(白)今日你楚州大旱,岂不正与此事相
(解子,押张驴儿、蔡婆婆,同张千上)。⊙解子(禀云)山阳县解到犯人,听点。
⊙窦天章(云)张驴儿。
⊙张驴儿七云)有。
⊙窦天章(云)蔡婆婆。
⊙蔡婆婆(云)有。
⊙窦天章(云)怎么赛卢医这个重要人犯不到?
⊙解子(云)赛卢医三年前在逃,有捕快缉拿去了,待逮住之日,解来审
⊙窦天章(云)张驴儿,那蔡婆婆是你的后么?
⊙张驴儿(云)娘还是好冒认的吗?回大人话,确实是。
⊙窦天章(云)这死你父亲的毒药,卷宗上不见有卖药的人,是那个卖的毒药?
⊙张驴儿(云)是窦娥自配的毒药。
⊙窦天章(云)这毒药必有一个卖药的药铺。想一下窦娥是个少年寡妇,那里弄得到这药来?张驴儿,敢是你配的毒药么?
张驴儿〈云)若是小人的毒药,不毒别人,倒毒死自家老子?
⊙窦天章(唱)
【二】我那屈死的女儿
毒药这一环节是最重要,
你不自己来辩论,
一个明白?
(白)你如今冤魂却在里?
⊙窦娥(魂上,云)张驴儿,这药不是你配的,是那个的?
⊙张驴儿(做怕科,云)有鬼,有鬼,撮盐入水。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窦娥(云)张驴儿呀,〈唱)
【二流】你当日下毒药在羊肚子汤里,
本意是要毒死我婆婆的。
目的是要逼我做你老婆,
想不到婆婆反胃不想吃。
让与你父亲吃了被死。
想害别人倒害了自己
【南数二流】猛见了你这恶狗豺,
我只问你这毒药从何处来?
要逼我来与你结成夫妻,
都是你暗地里做安排,
算计来算计去算了自己,
倒把你的亲生爷来毒害,
怎教咱替你来担当罪责!
今天我倒看你如何抵赖。
  (窦娥魂做打张驴儿科)
⊙张驴儿(做避科,云)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今,敕!大人说这毒药.必有个卖药的医铺,若寻得这卖药的人来和小人对质,死也无憾。
(解子解赛卢医上,)
(云)山阳县续解到犯人一名赛卢医。
⊙张千(喝云)抬起头。
⊙窦天章〈云你三年前要勒死蔡婆婆,想赖他的银子,这事怎么说?
⊙赛卢医(叩头科,云)小的要赖蔡婆婆银子的事情是有的。是当时被两个男子救了,那婆婆并没有死。
⊙窦天章(云)这两个男子,你认的他叫做什么名字么?
⊙赛卢医〈云)小的认认得,慌忙之际可没有问他的姓名。
⊙窦天章(云)现有一个在下,你去认来。
⊙窦卢医做认科,云)这个是蔡婆婆。(指张驴儿云)想必这毒药事发了。
(上云)是这一个。容小的诉禀。(唱)
【联婵】当日那一天,
要勒死这蔡婆婆,
正遇见他父子两个救了那婆婆。
过得了好几日,
他又到小的铺中
他对我来说道要讨服毒药。
小的是修行人,
不敢做昧心的事。
只说道我的铺中并无甚么毒药。
他就睁着眼道:
你前天要勒死蔡婆婆,
我拖你见官去看你如脱窠!
小的我一生
最怕的是见官,
只得将一服毒药打发他出去。
见他的相生得个恶,
会把坏事做,
久后若是败露必然会连累
小的逃在涿州,
卖些老鼠药。
老鼠被药好几个毒药再也不曾合。
⊙窦娥(云)这毒药呵,(唱)
【南数二流】
原来是你赛卢医把毒药卖,
原来是你张驴儿把毒药买。
无缘故我窦娥把残身坏,
到今日官虽去衙门在。
⊙窦天章云)带那蔡婆婆上来!我看你也六十外人了,家中又是有钱的,如何又嫁了张老头,做出这等不体面事来?
蔡婆婆(云)老妇人因为他父子两个救了我的性命,收留他在家养膳过世。那张驴儿常说要将他老子接脚进来,老妇人并没有许他。
⊙窦天章(云)这么说,你那媳妇就不该认做毒死公公了。
⊙窦(云)当日州官要打我婆婆,我怕她年老,受刑不起,因此我认做毒死公公,确实是屈打成招!(唱)
【南神】你道是我招认太不该,
这招状供写的明明白白。
我本着一点孝顺的心怀,
倒做了惹祸的胚胎。
我只道官吏们还会复审,
怎会立刻将咱斩首在长街!
第一要将白绢鲜血洒,
第二要三尺雪将死尸埋,
第三要三年大旱示天灾:
我这誓愿委实发大。
(白:呀,)
的是"衙门从古向南开,
里面没有几个不冤哉"!
痛杀我娇姿弱体闭泉台,
(白:三年以来。)
则落的悠悠流恨似长淮。
  ⊙窦天章(云)端云儿也,你这冤枉我已尽知,你且回去。待我将这一起人犯并原问官吏另行定罪。改日做个水陆道场,超度你生天便了。
(窦娥魂拜科,)
⊙窦天章(唱)
【二流滚
从今后把金牌势剑从头摆,
官污吏都杀坏。
要为天子来分忧,
与万民来除害,
⊙窦娥(云)爹爹呀,()
【南神】我婆婆她年老人,
无人侍养好苦命。
请求爹爹收养去,
替你孩儿把孝尽。
你女儿我便在九泉下,
也安安心心把目
〈(窦天章云)好孝顺的儿也!〉
(唱)再将文卷来展开,
〈(云)爹爹,也把我窦娥名下,〉
(唱)屈死的招伏罪名来改正。
(窦娥下)
⊙窦天章(云)唤那蔡婆婆上来。你可认的我么?
⊙蔡婆婆(云)老妇人眼花了,不认得。
⊙窦天章(云)我便是窦天章。刚才的这个鬼魂,便是我屈死的女孩儿端云。
你这一般人,听我下断:(唱)
【联婵】张驴儿毒杀亲爷,
又要谋占寡妇,
判处你死罪立即就要执行。
合拟来凌迟,
押赴到刑
钉上那木驴剐一百二十刀。
桃杌与吏典,
刑名皆违错,
各杖那一百永远也不得叙用。
赛卢医为了赖账,
竟敢勒死平民;
杀人虽然未遂实实是好
那毒药,
了人命,
发到即烟瘴地永远去充军。
蔡婆婆我家收养。
窦娥罪改正。
我窦天章永远失去亲人。
【南神】莫道我念亡女与她罪消愆,
也只可怜楚州郡大旱三年。
昔于公曾表白东海孝妇,
果然是感召得霖雨如泉。
岂可便推诿道天灾常有,
竟不想人之意感应通天。
今日个将文卷重行改正,
方显的家法不使民冤。
(全剧完)









































窦娥冤(三)〈邵东邵阳花鼓戏传统剧本)
[第五折]
〈窦天章冠带引张千,衙役,上〉
⊙窦天章(念)独坐空堂黯然,
高峰月出满林烟。
非关有事人难睡,
自是惊魂夜不眠。
(白)老夫窦天章是也。自离了我那端云女儿呀,已有十六年光景,这十六年来哦…
(唱)
【哀川(南安川)】
自从老夫上京城,
一举金榜题名。
即回楚州见端云,
却不知蔡婆婆哪里寻。
多方打听无人晓,
未获半点音讯。
苦苦寻找十六春,
今日仍不踪影。
求名为的后代根,
不见女儿空遗恨。
要遍访州郡和乡村,
不寻到端之:不安心。
提刑肃政廉访使,
这是老夫官职名。
随处审囚察卷宗,
冤假错见天明。
今日又来到楚州地,
三年干旱为何因。
今夜州厅来安歇,
案卷随手查几份。
(白)张千,拿些案卷上来,老夫灯下查看几宗。
(张千送文卷科)
⊙窦天章(白)张千,你们去休息吧,我叫你便来,不叫你不要来。
(张千同衙役们下)
⊙窦天章(坐,翻文书)(白)我将这文卷看几宗咗,呃,“一起犯人窦娥,用毒药毒死……”。(唱)
【二流】我看案卷头一份,
投放毒药死人,
我窦家人也有如狠心,
这投毒之罪罪非轻。
(白:哦。)
案子已了结,
不必再看费精神
把这份压底下,
随手又拿另一份。
(做打呵欠科,)
不觉头脑昏沉沉,
老夫已年高人,
又加鞍马劳顿苦,
伏于台上就想
(做睡科)
⊙窦娥(扮鬼魂上)(唱)
【南神调】我每日哭啼啼守住望乡台,
急煎煎把仇人来等待。
慢腾腾昏地里走,
足律律旋风中来。
则被这雾锁云埋,
催促的鬼魂快。
(,白:门神啊。)
我就是窦天章亲生女孩,
决不是害人的精灵鬼怪。
受冤枉屈死了怨气还在,
报个梦给父亲特到此来。
寄希望于父亲冤枉不再,
不然又怎么能脱离苦海。
(进屋,把灯拨暗,哭,窦天章亦哭。)
⊙窦天章(白)端云孩儿,你在哪里唻?
(窦娥虚下,窦天章醒科。)
⊙窦天章(唱)
【二流】老夫刚才一闭眼,
端云孩儿到眼前,
如今你又在哪里?
(白,呃…。)
如何灯光这么暗。
(去灯,窦娥翻文卷,把自己的文卷放最上面,虚下)
⊙窦天章(白)我调得这灯光亮大了,再看几宗文卷,“一起犯人窦娥,毒死……”,(做怀疑科)(唱)
【二流】怎么又是这文卷,
先前我看的头一篇。
压在文卷最底下,
为何又到最上边。
(白)这结了案的,还又压到底下,另看一宗吧。
(窦娥拨灯,灯光变暗,)
⊙窦天章(白)怎么这灯光又变小了?我又调一下咗。
(窦天章调灯光,窦娥再翻文书,把自己那一份放最上边:'
⊙窦天章(白)我把这灯光又调亮了,待我再看文卷,“一起犯人窦娥,毒死……”。呸!  好生奇怪呀!  (唱)
【二流】我把这文书压下边,
我一调灯就到上面。
莫不是这楚州后厅有鬼魂,
莫不是这鬼魂是遭了冤。
(白)我再把这文书压在底下,倒要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窦娥又弄灯。)
⊙窦天章(白)怎么这灯又不太亮了?敢莫是有鬼弄?待我再调一调去。
(调灯,窦娥上,撞见)
(窦天章拍桌子)
⊙窦天章(白)呸!  真的有鬼啊!  (唱)
【二流】原来真的有鬼魂,
叫声鬼魂你听清。
老夫是朝庭钦差大臣,
你再敢近前我不容情。
(白)张千,快起来,有鬼有鬼。
(张千鼾声更大)
⊙窦娥(唱)
【南神调】则见他疑心儿胡想乱猜,
听了我这哭声更惊骇。
(白:哎。)
老父亲真的是威风蛮大,
且受你孩儿窦娥这一拜。
(拜)
⊙窦天章(白)你这鬼魂呀。(唱)
【二流】你说道窦天章是你父亲,
“你孩儿这窦娥”拜在地尘。
我孩儿他的名叫做端云,
七岁上做童养媳送上蔡婆婆门。
(白)我女儿叫端云,你叫窦娥,名字不同,怎么是我的女孩儿?
⊙窦娥(白)父亲呀,你将我送与了蔡婆婆家后,改名做窦娥了也。
窦天章(白)哦,那你便是端云女孩儿?我不问你别的,这毒死公公是不是你?
⊙窦娥(白)正是你女儿。这个是…
⊙窦天章(白)闭嘴,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唱)【二
老夫我为你啼哭眼亦昏,
忧愁得头发白如银。
你原已犯下十恶大罪,
罪有应当受典刑。
今日你父亲官居台省,
察卷治官吏。
你是我的亲生女,
治不下你又何能治别人。
当初将你嫁她家,
三从四德对你训。
(白:三从者,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四德者,事公姑,敬夫主,和妯,睦街坊。)
三从四德全不讲,
竟然以毒药毒死人。
我窦家三辈皆堂堂正,
祖宗世德被你损。
连累你父亲一世清名,
有何颜面为朝臣。
你快快为我说实情,
若是虚言假应承。
牒发你至那城隍祠内,
永世不得再翻身。
⊙窦娥:(白)哎呀,爹爹呀!〈唱)
【南神调】父亲暂请息雷霆,
听你女儿来言明。
我三岁之山亡了母亲,
【转坨板】我三岁之上,亡了母亲,七岁之时,又离了父亲,将我送与,那蔡婆婆家门。
待到一十七岁,与她儿子成亲,才过了两春,夫君不幸归阴。和我的婆婆,相依偎命。
这山阳县的南门,有个赛卢医,欠了我家婆婆,二十两纹银。
婆婆去讨取,被他骗到郊外,正要将婆勒死。
恰好在此时,张驴儿父子现身,救了我婆婆性命。
【转正板】他就要婆婆来报恩。
婆婆当然就答应,
说用银钱来谢恩。
张驴儿父子不肯,
【转坨板】张驴儿父,心中不肯,他与我婆婆讲明,“你家婆媳守寡,我家父子单身,两家结合,快活开心”。
婆婆不肯依顺,张驴儿父子翻脸,“若是你不应承,索子还在我手上,仍旧套你颈箍,结果你的老命,做个野鬼孤”。
婆婆她只得,暂时答应。
领他父子回家,跟我讲情,我死活不肯,他们就起歹心,要害婆婆之命。
那日我婆婆得痛,想他一碗,羊社子汤来补身。
我就赶紧做好,端送上门,张驴一手接着,尝了一口,他说少了盐醋,支开奴身。
把毒药倒入碗内,送进房门。
恰好婆婆反胃,让与张老头吃了,就一命归阴。
【转正板](白:爹爹呀。)你讲此事我干情不干情。
张驴儿见他父丧了老命,
威逼我要与他拜堂成亲。
他说道若成亲此事即了,
若然是不答应衙门里进。
女孩我当然是不肯依顺,
【转坨板】女孩我当然是,不肯依顺,他就拖我婆媳,进了衙门。
大人事不问明,把你这女儿,棍棒加身,既便打死公堂,也不招认。
大人见我不招,就要打我婆婆,婆婆老年之人,岂可受得重刑,只得屈认。
因比押赴刑场,将我典刑,我发下三桩誓愿。
第一血不落地,白绢上面显明。第二天降大雪,盖住女儿的尸身。第三天干三年,楚州寸草不生。
三桩大愿,件件皆显灵。
(白:爹爹呀。)
【转正板】此是女儿受罪因。
来龙去脉皆讲清,
前因后果皆讲明。
爹爹你仔细想一想,
你女儿冤情不冤情。
天章(哭)(白)我女儿呀,受了此天大之冤啊!
⊙窦娥(唱)
【二】不告官司只告天,
心中怨气口难言。
防她老母遭刑杖,
情愿无故受罪愆。
三尺琼花骸骨掩,
一腔热血喷白绢。
岂独霜飞邹衍屈,
今夜方表窦娥冤。
【南神】你看这文卷曾道来不道来,
则我这冤枉要忍耐如何耐?
我不肯顺他人倒把我卦法场,
我不肯辱祖上倒把我残生坏
(白;呀。)
今日哦就伏在这摄魂台,
我这个魂灵哦怨气哀哀。
(白:父亲呀。)
这楚州污史王法败坏,
剐了他报冤仇犹不畅快。
⊙窦天章〈哭泣〉(白)哎呀,我这屈死的女儿呀。气孔我了哦。待明早我与你作主。(唱)
【二流滚板】白头老亲苦痛哀哉,
屈杀了你个青春女孩。
快天明了你暂且隐去,
到来日我将文卷改正明白。
(窦娥下)
⊙窦天章(白)呀,天光了,张千,我昨夜看几宗文卷,中间有一鬼魂来诉冤枉,我叫你好几次,你也不应。
⊙张千(白)小人我两个鼻子眼古一夜都没有关。没有看见有鬼魂也诉冤枉,也没有听见相公叫喊。
⊙窦天章(白)三罗胡罗,欠揍。来人,今日升厅坐衙,喝撺厢。
⊙张千〈白)在衙人马平安,抬书案。
窦天章(白)张千,分付签牌下山阳县,速速捉拿张驴儿、赛卢医、等犯人,连同蔡婆婆。毋得违误片刻。
⊙张千(云)晓得了。(下)
(州官与吏典上)
⊙州(云)州官见。
(州官入参科)
⊙吏(云)该房吏典见。
(吏入参见科)
⊙窦天章(问云)你这楚州一郡,三年不雨,原因何来?
⊙州官(云)这个是天遭干旱,楚州百姓之灾,小官等不知其原因。
⊙窦天章(做怒)(唱)
【二流】你等真的是不知罪么?
那山阳县犯妇小窦娥。
问斩之时发誓愿:
楚州三年雨不落。
(白)可有这件事来?
⊙州官(云)这案是前任州桃杌审判的,现有文卷。
⊙窦天章(云)这等糊涂的官,也让他高升去!你是继任他的,三年之中,可曾祭奠这冤妇么?
⊙州官(云)此犯系十恶大罪,原不曾有祠,所以不曾祭得。
⊙窦天章(唱)
【二汉朝有一妇守寡独居,
其姑妈她自缢吊颈故。
其姑女告孝妇勒其姑,
东海县太守他斩杀孝妇。
都只为这一妇含冤负屈,
致令得东海县三年不雨。
到后来于公他亲临治狱,
见孝妇在厅前抱卷痛哭。
于公就将文卷改正冤屈,
亲自地祭奠这孝妇之墓,
冤屈伸仇恨报孝妇心服,
至此时感上苍天大雨。
(白)今日你楚州大旱,岂不正与此事相
(解子,押张驴儿、蔡婆婆,同张千上)。⊙解子(禀云)山阳县解到犯人,听点。
⊙窦天章(云)张驴儿。
⊙张驴儿七云)有。
⊙窦天章(云)蔡婆婆。
⊙蔡婆婆(云)有。
⊙窦天章(云)怎么赛卢医这个重要人犯不到?
⊙解子(云)赛卢医三年前在逃,有捕快缉拿去了,待逮住之日,解来审
⊙窦天章(云)张驴儿,那蔡婆婆是你的后么?
⊙张驴儿(云)娘还是好冒认的吗?回大人话,确实是。
⊙窦天章(云)这死你父亲的毒药,卷宗上不见有卖药的人,是那个卖的毒药?
⊙张驴儿(云)是窦娥自配的毒药。
⊙窦天章(云)这毒药必有一个卖药的药铺。想一下窦娥是个少年寡妇,那里弄得到这药来?张驴儿,敢是你配的毒药么?
张驴儿〈云)若是小人的毒药,不毒别人,倒毒死自家老子?
⊙窦天章(唱)
【二】我那屈死的女儿
毒药这一环节是最重要,
你不自己来辩论,
一个明白?
(白)你如今冤魂却在里?
⊙窦娥(魂上,云)张驴儿,这药不是你配的,是那个的?
⊙张驴儿(做怕科,云)有鬼,有鬼,撮盐入水。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窦娥(云)张驴儿呀,〈唱)
【二流】你当日下毒药在羊肚子汤里,
本意是要毒死我婆婆的。
目的是要逼我做你老婆,
想不到婆婆反胃不想吃。
让与你父亲吃了被死。
想害别人倒害了自己
【南数二流】猛见了你这恶狗豺,
我只问你这毒药从何处来?
要逼我来与你结成夫妻,
都是你暗地里做安排,
算计来算计去算了自己,
倒把你的亲生爷来毒害,
怎教咱替你来担当罪责!
今天我倒看你如何抵赖。
  (窦娥魂做打张驴儿科)
⊙张驴儿(做避科,云)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今,敕!大人说这毒药.必有个卖药的医铺,若寻得这卖药的人来和小人对质,死也无憾。
(解子解赛卢医上,)
(云)山阳县续解到犯人一名赛卢医。
⊙张千(喝云)抬起头。
⊙窦天章〈云你三年前要勒死蔡婆婆,想赖他的银子,这事怎么说?
⊙赛卢医(叩头科,云)小的要赖蔡婆婆银子的事情是有的。是当时被两个男子救了,那婆婆并没有死。
⊙窦天章(云)这两个男子,你认的他叫做什么名字么?
⊙赛卢医〈云)小的认认得,慌忙之际可没有问他的姓名。
⊙窦天章(云)现有一个在下,你去认来。
⊙窦卢医做认科,云)这个是蔡婆婆。(指张驴儿云)想必这毒药事发了。
(上云)是这一个。容小的诉禀。(唱)
【联婵】当日那一天,
要勒死这蔡婆婆,
正遇见他父子两个救了那婆婆。
过得了好几日,
他又到小的铺中
他对我来说道要讨服毒药。
小的是修行人,
不敢做昧心的事。
只说道我的铺中并无甚么毒药。
他就睁着眼道:
你前天要勒死蔡婆婆,
我拖你见官去看你如脱窠!
小的我一生
最怕的是见官,
只得将一服毒药打发他出去。
见他的相生得个恶,
会把坏事做,
久后若是败露必然会连累
小的逃在涿州,
卖些老鼠药。
老鼠被药好几个毒药再也不曾合。
⊙窦娥(云)这毒药呵,(唱)
【南数二流】
原来是你赛卢医把毒药卖,
原来是你张驴儿把毒药买。
无缘故我窦娥把残身坏,
到今日官虽去衙门在。
⊙窦天章云)带那蔡婆婆上来!我看你也六十外人了,家中又是有钱的,如何又嫁了张老头,做出这等不体面事来?
蔡婆婆(云)老妇人因为他父子两个救了我的性命,收留他在家养膳过世。那张驴儿常说要将他老子接脚进来,老妇人并没有许他。
⊙窦天章(云)这么说,你那媳妇就不该认做毒死公公了。
⊙窦(云)当日州官要打我婆婆,我怕她年老,受刑不起,因此我认做毒死公公,确实是屈打成招!(唱)
【南神】你道是我招认太不该,
这招状供写的明明白白。
我本着一点孝顺的心怀,
倒做了惹祸的胚胎。
我只道官吏们还会复审,
怎会立刻将咱斩首在长街!
第一要将白绢鲜血洒,
第二要三尺雪将死尸埋,
第三要三年大旱示天灾:
我这誓愿委实发大。
(白:呀,)
的是"衙门从古向南开,
里面没有几个不冤哉"!
痛杀我娇姿弱体闭泉台,
(白:三年以来。)
则落的悠悠流恨似长淮。
  ⊙窦天章(云)端云儿也,你这冤枉我已尽知,你且回去。待我将这一起人犯并原问官吏另行定罪。改日做个水陆道场,超度你生天便了。
(窦娥魂拜科,)
⊙窦天章(唱)
【二流滚
从今后把金牌势剑从头摆,
官污吏都杀坏。
要为天子来分忧,
与万民来除害,
⊙窦娥(云)爹爹呀,()
【南神】我婆婆她年老人,
无人侍养好苦命。
请求爹爹收养去,
替你孩儿把孝尽。
你女儿我便在九泉下,
也安安心心把目
〈(窦天章云)好孝顺的儿也!〉
(唱)再将文卷来展开,
〈(云)爹爹,也把我窦娥名下,〉
(唱)屈死的招伏罪名来改正。
(窦娥下)
⊙窦天章(云)唤那蔡婆婆上来。你可认的我么?
⊙蔡婆婆(云)老妇人眼花了,不认得。
⊙窦天章(云)我便是窦天章。刚才的这个鬼魂,便是我屈死的女孩儿端云。
你这一般人,听我下断:(唱)
【联婵】张驴儿毒杀亲爷,
又要谋占寡妇,
判处你死罪立即就要执行。
合拟来凌迟,
押赴到刑
钉上那木驴剐一百二十刀。
桃杌与吏典,
刑名皆违错,
各杖那一百永远也不得叙用。
赛卢医为了赖账,
竟敢勒死平民;
杀人虽然未遂实实是好
那毒药,
了人命,
发到即烟瘴地永远去充军。
蔡婆婆我家收养。
窦娥罪改正。
我窦天章永远失去亲人。
【南神】莫道我念亡女与她罪消愆,
也只可怜楚州郡大旱三年。
昔于公曾表白东海孝妇,
果然是感召得霖雨如泉。
岂可便推诿道天灾常有,
竟不想人之意感应通天。
今日个将文卷重行改正,
方显的家法不使民冤。
(全剧完)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分享
收藏0 0 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人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0关注

1粉丝

65帖子

排行榜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电话:

18973976078

公司地址:邵阳市

Email:admin#jkt48cafe.com

Copyright   ©2015-2016  天下彩txc.cc邵阳论坛Powered by©Discuz!技术支持:大邵传媒    ( ICP备:12009057号 )
学习贯彻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重要讲话精神
印度紧急采购狙击步枪配发克什米尔 耗资1.5亿美元
【国际锐评】首见美方代表 两国元首引领经贸“加减法”
德云社怒怼艺人信息泄漏 汤唯等明星曾遭电信诈骗
胡春华:拓展东北和俄远东及贝加尔地区合作深度
同受美国打压,这两个国家的命运差别咋就这么大?
我们的节日·元宵|北京大兴首办京南新春文化庙会寻年味
创历史!北汽女排逆转上海挺进决赛
申根签证改革方案进入立法程序在欧盟理事会获批
年俗文化大餐“醉”乡亲 【新春走基层·文化味里品新年】
“港独”分子致信特朗普提奇葩要求 他能办到吗?
海南首例供港造血干细胞志愿者启程赴广东捐献
回看2018年娱乐圈:有人一夜成名,有人身败名裂
洪秀柱讲“马与驴的故事”,到底有何深意?
美众院再通过支持台湾返世卫提案 台网友:又来要钱
全媒风向 | YouTube更新应用程序中切换视频的方式
以色列空袭加沙多处哈马斯目标,报复之前针对以军的枪击事件
中式台球成“全球最大台球联赛” 扎根非洲坚持走国际化路线
关正文获年度综艺风向人物 《一本好书》用深沉方式与大众沟通
官方发布!安徽这些高速路今年开建